数字藏品 “数”不尽的机会“藏”不住的风险

  网信彩票登录平台首页     |      2022-10-10

  数字藏品 “数”不尽的机会“藏”不住的风险近年来,我国NFT和数字藏品市场持续升温。数字藏品作为一种NFT区块链技术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交易炒作、侵权、隐私泄露、非法金融活动等隐患,其风险逐渐被社会关注并重视。

  了解数字藏品之前,应先了解NFT概念。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在链上具有唯一性加密货币令牌。比如把JPG或MP3或MP4通过技术放在链上,这些数字资产就具备了唯一性、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特点。

  数字藏品源于NFT概念,从技术层面来看,数字藏品就是最典型的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技术的一种具体应用,从发展方向来看,数字藏品是NFT在国内一种无币化发展路径的探索。NFT可将各种物品数字化,并记录在区块链上,每一件NFT作品均独一无二、不可分割。数字藏品就是使用这种区块链技术进行唯一标识的经数字化的特定作品、艺术品和商品,每个数字藏品都映射着特定区块链上的唯一序列号,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

  数字藏品的技术特性就决定了其既具有一般藏品的稀缺性、价值性等特征,又具有不可篡改性、可溯源性等普通藏品所不具有的特性。

  数字藏品的应用场景主要包括艺术品和收藏品,游戏资产,虚拟环境的身份认证,各种会展活动的门票、入场券等,音乐、影像等数字资产等。数字藏品最后呈现出来的形式也是丰富多样的,可以是数字图片、音乐、视频,也可以是3D模型、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

  一是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有效确权。数字藏品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保证其唯一性、真实性、永久性,也可以有效地保护创作者以及持有者的权益。另一方面,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提高数字藏品的流通性,比如传统藏品真伪鉴定困难,流程复杂,但数字藏品从诞生起,就拥有不可篡改的链上凭证,极大地降低了交易成本。

  二是数字内容资产化。在传统数字形态的作品中,用户无法真正拥有这个作品的所有权。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可以真正意义上让数据形态的作品实现权属清晰、数量透明、转让留痕,把数字内容“资产化”,成为赋能万物的“价值机器”。

  三是赋能创作者经济。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数字艺术品可以随便被拷贝和使用,难以确认版权所属,创作者也很难获得版权收入。但通过区块链可以对数字藏品进行通证化并加密签名,进行有效交易。创作者也可以从作品的不断交易中获得版税收益。所有交易都是在区块链上通过智能合约执行,真实性都可以通过加密验证,可以防止欺诈和剽窃行为的发生。

  数字藏品产业链已初步完善,从创作、铸造到发行流转实现全链条覆盖,既有互联网巨头积极布局,也有新兴科技企业奋力抢占先机。从企业端看,参与数字藏品布局的原因主要是企业纷纷涌进数字藏品赛道,提前布局,争夺先机;打造创新IP合作的商业模式;利用数字藏品进行品牌营销,提升品牌影响力。

  不仅市场看好数字藏品发展,政府部门与各官方机构也纷纷涉足数字藏品领域。今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称《规划》)提出,支持探索NFT(非同质化代币)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中央广播电视台推出“十二生肖冰雪运动员”国潮数字藏品。各地博物馆与数字藏品平台合作,授权中文物IP制作数字藏品发行,如保利艺术馆发行“圆明园虎首铜像”。可见,国内对区块链技术应用的魅力十分热衷,数字藏品的发展前景一片美好。

  今年以来,多个数字藏品平台产品交易价格出现暴涨暴跌现象。5月份,一些平台开设“二级市场”,数字藏品价格出现大幅下跌,部分藏品短期内跌幅超过50%,存在 “拉升”、“哄抬价格”、“老鼠仓”、“洗售”等内部操作问题。数字藏品商家虚假发货、不退款;数据丢失,购买藏品被盗等。数字藏品市场波动大,部分平台启动资金挪用进行投资,导致持仓缩水,平台无法继续运营,宣告倒闭或跑路。这些乱象充分暴露了当前数字藏品市场混乱现状。

  数字藏品的乱象逐渐滋生,打破了社会对先进技术应用的美好幻想,也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思考和警示。

  (1)数字藏品标的物质量问题。内容质量良莠不齐,作品价值难以衡量。当前数字藏品的发展还处于早期探索阶段,部分数字藏品存在设计同质化、内容粗制滥造、应用场景单一、艺术价值不高等问题。

  (2)数字藏品标的物价值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商品的价格或者说消费者所愿意支付的价格,取决于商品的边际效用。 所以 NFT 与数字藏品形式相结合,利用“稀缺性”赋予 NFT“高价值”,其背后具有一定的经济学逻辑。但是,NFT 的价值并非是一种被市场大多数承认的“价值”,换句话说,NFT 的价值极具主观性。比如NFT藏品对于普通工薪阶层、贫困家庭甚至是某些投资者而言价值甚微,只不过是一堆代码或一窜字符。此外,大部分数字藏品还不能合法流通、交易,价值是流通的基础,是升值的前提,是投资收藏的保障,如果数字藏品稀缺价值的基础不牢,其流通价值、收藏价值也会大打折扣,人们购买、收藏、交易数字藏品就会面临很大的风险。

  这里讲的司法风险主要体现在确权问题上,数字藏品的原创性没有保障,NFT能够确保数字资产不可复制,但不可复制并不代表艺术品是原创艺术品,内部还有个确权的问题。如果不能对数字藏品的版权进行界定,其以唯一性、稀缺性为基础的数字资产权益就无法得到保障,那就无法遏制侵犯版权、网络肆意复制和传播的问题,数字藏品二手流通市场也无法规范。

  (1)准入门槛低。随着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快速增加,行业鱼龙混杂,新涌进市场的各类工商主体纷纷进入数字藏品领域,有些主体注册资本低至几十万元。

  (2)交易风险大。数字藏品市场参与者众多,地区分布广,资金分散,在缺乏有效监管的交易环境里,市场出现内幕操作、交易价格波动极大,一旦资金规模快速扩大,平台倒闭或交易平台崩溃而引发参与者资金损失的风险巨大,这些都体现着数字藏品交易蕴藏着较大的涉众风险隐患。

  (3)非法集资骗局。非法集资常常以数字藏品发行名义,公开宣传标的物的价值和高增值性,向社会公众吸收公众资金,逐渐演变成新的非法集资模式。

  (4)数据泄露风险。数字藏品平台由于缺乏监管,泄露或转卖平台用户个人信息,导致个人用户遭遇垃圾短信源源不断、骚扰电话接二连三、冒名办卡透支欠款、冒充公安要求转账等问题。

  2022年4日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指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不得在NFT底层商品中包含证券、保险、信贷、贵金属等金融资产,变相发行交易金融产品;不通过分割所有权或者批量创设等方式削弱NFT非同质化特征,变相开展代币发行融资(ICO);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不以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作为NFT发行交易的计价和结算工具;对发行、售卖、购买主体进行实名认证,妥善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发行交易记录,积极配合反洗钱工作;不直接或间接投资NFT,不为投资NFT 提供融资支持。数字藏品具有两面性,发展前景好的同时也伴随着风险隐患,社会群众应及时关注监管部门的政策动态,有助于我们对数字藏品未来监管走向的把握,从而深度认识潜在风险。

  2022年我国首例数字藏品侵权案“奇策公司与某科技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告诉我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七条,数字藏品平台在数字藏品发布过程中,平台控制能力强、审核控制成本可控、且涉案平台在其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因而需具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审查机制需更加严格。当平台未能尽到审查义务,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此外,新业态、新技术将伴生犯罪的新特征,如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数字收藏平台向公众传播作品,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设立NFT集中性交易平台(二级市场),企业存在非法集资罪、非法经营罪等法律风险,检察机关可通过研判风险,激励企业合规建设,促使企业合规整改。

  数字藏品消费者购买数字藏品前,应该了解作品的版权方是否授权平台数字藏品的制作、发行及限量销售,选择正规平台进行购买,不随意点击对方发送的陌生网站链接,也不随意进行授权,定时查看清理已经授权过的合约,安全保管私钥不对外泄露,以保证资产安全。还应当关注平台协议和交易模式,平台协议是否正规、是否严格尽到关键条款的提示义务、平台提供的交易模式是否合法、交易记录是否会完整保留和展示等细节信息;发行方是否具有相应的网络及文化运行等行政许可资质,过往发行的藏品有无侵权或违法行为等。

  大宗商品周报丨油价大幅下跌,天然气危机或影响化工市场,发改委召开生猪保供稳价会议

  又跌!1万元每日收益仅0.37元!余额宝不“香”了,我们的闲钱该如何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