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系列观察(二):投诉、维权不断 数字藏品用户的权益如何保障?

  网信彩票登录平台首页     |      2022-09-14

  数藏系列观察(二):投诉、维权不断 数字藏品用户的权益如何保障?中国网财经8月25日(记者安然 朱玲)近日,中国网财经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以“数字藏品”为关键词搜索发现,围绕虚假宣传、商家随意修改规则、强制售出、用户数据安全等方面的投诉已达1535条。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南开大学数字经济交叉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兵指出,数字藏品行业存在现实与潜在的风险,既包括侵害金融秩序的风险,又包括侵害消费者权益和侵害他人知识产品的风险。他建议,应采取相应举措来规范数字藏品运营。

  此外,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数字藏品市场近几个月“降温”,部分平台暂停、停止新藏品发行,甚至还有平台整体关停,上述情况或诱发了用户“维权”。

  记者注意到,为了保证市场活跃度,数字藏品平台往往会策划空投、盲盒、合成等各种活动来拉新、留存。而这些活动也是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在黑猫投诉平台,有大量网友投诉称: “”拉新”之后没有收到盲盒“、“买了藏品后没收到空投”、以及“商家随意更改规则、取消用户资格”等等。

  今年端午节期间,iBox平台就曾因提前结束 “空投福利送不停”活动而登上热搜。iBox在公告中称,因发现大量用户”采用实名注册多个账号并进行低价挂售、互刷单等不良手段,恶意获取空投”,而不得不提前结束活动。

  但诸多用户认为这属于“欺骗消费者”。有用户在网上留言表示:“辛辛苦苦拉了好几百人,还没来得及登记就全部失效。”当日iBox数藏价格也出现大幅下跌。此后,iBox又开设了补录新用户登记的渠道。

  与此同时,权益赋能也是数藏平台常用的营销手法,记者注意到,赋能权益包括“数字增值权益”,“实物权益”,“优先购买资格”,“商用授权”等类型。

  美幻数藏平台今年6月推出的一款“嫦娥”合成产品中,获得的赋能权益除了包括新品发售永久优先购买权、嫦娥月会员提现8折手续费优惠等以外,还包括每6个月寄送1次飞天茅台。

  某上市公司旗下DAO藏平台,则推出了集齐五枚“创世勋章”可获得“创世合伙人”身份的活动。“创世合伙人”享有的权益包括参与到社区共建以及后续平台发展战略规划,共同享有平台手续费收入的比例分红等。

  然而,如果说藏品本身可以通过“链”来确权,那这些消费者的附赠权益如何得到保证?尤其是对于承诺分红权益的平台来说,如何避免平台收益出现“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 的披露?就此,中国网财经记者与包括某上市公司旗下DAO藏平台、美幻、starark在内的几家数藏平台联系采访,均未得到答复。

  北京权鼎律师事务律师李昌锁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这种“权益”模式的风险在于一旦新平台关停,数字藏品价值将无法兑现。而且倘若平台的承诺没有合同约束,用户难以保护自身权益。

  赋能权益无法兑现的现象并不鲜见。从消费者投诉来看,诸多用户声称部分平台 “赋能规则过一段时间就改”,甚至即便 “优先购”的基础权益也得不到保障。比如,某些数字藏品平台宣传的优先购时间,实际人人都可购买。

  数字藏品平台的不规范运营的问题还不于止。零壹智库分析师陈丽珊表示,其和团队在调查研究过程中发现,部分平台缺乏用户协议和隐私协议,个别平台直接照抄其他网站的用户/隐私协议,甚至连官方名称和具体内容都漏了修改。部分平台并没有说明藏品具体采用的底层区块链技术,而是近采用“基于区块链技术”等含糊话术概括。

  中国网财经记者从官方公众号提供的二维码来下载APP,过程中被系统提示APP存在索取“存储、电话、通讯录、地址”等权限的行为。

  据了解,在市场上有人做起了数字藏品交易平台APP研发生意,最低3万元可买一个‘壳’,按照需求修改页面和名称,最快一周即可上线提供交易。数字藏品制作发行也能一并‘打包’计价,甚至还能帮忙对接支付机构和上链。

  知识产权侵权风险也逐渐显现。5月28日,徐悲鸿美术馆发布声明指出,其关注到某些数字平台以徐悲鸿先生的名义为噱头发售相关数字藏品,这些数字藏品的原始作品有些为假冒作品,有些不能提供完整溯源证据,有些作品与徐悲鸿先生根本无任何关联。

  有业内玩家向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同一IP于多个平台重复发行,部分机构未经原创者授权便自行开展市场化运作,数字藏品平台审查力度不足致侵权产品上线等等现象,在数藏行业屡见不鲜。

  易观分析资深分析师苏筱芮表示,大量数字藏品平台急迫涌入、资质良莠不齐。她建议,应明确数字藏品相关平台的准入门槛及业务规范,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和消费者权益保护。

  相比权益不兑现和交易风险,用户更害怕听到“关停”、“跑路”的消息。8月16日,数字藏品平台十八数藏宣布暂停寄售市场,此后将推出升级版的App。消息一出引得数藏圈巨震,“崩盘、跑路、退钱、维权”之声在社群中此起彼伏。直到8月23日,十八数藏APP重新上线。

  这是一家成立不到两月的公司,根据官方公众号显示,十八数藏的运营公司为树链(海南)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该公司于2022年6月8日成立,注册资本500万,法定代表人为柏松。

  为何一则“暂停寄售市场,更新app”的公告,就会引起市场如此大反响?用户的反映在于:如果关闭二级交易市场,手中藏品卖不出去,就真 “砸”自己手里了。

  事实上,数字藏品市场近几个月“降温”,部分平台暂停、停止新藏品发行,甚至还有平台整体关停,而关停也引发了用户的“维权潮”。

  不过,李昌锁律师表示,在藏品发行和二级市场交易没有被监管部门认定违法情况下,用户维权难度非常高,具体要看协议约定内容以及损失认定标准。

  盈科上海互联网法律事务部冯世文律师认为,对于没有开放二级交易市场的数藏平台来说,退款退货可依据藏品首发价格来操作。对于已开放二级交易的数藏平台来说,炒作后的藏品价格已与藏品首发价格相差太大,让数藏平台退款退货存在较大难度。

  冯世文也表示,维权终究是事后手段,仅从事后阶段去填补自身损失,势必会存在补救不能风险。因此,他提议,用户在购买数字藏品时需做好事先风险防范,不要被高额利益及自身贪欲所蒙蔽。